申博Sunbet官网

主页 > 南通快讯 >硅谷的「畸形美国梦」:连一级主管也要开「两小时飞机」上班! >

硅谷的「畸形美国梦」:连一级主管也要开「两小时飞机」上班!

原创 南通快讯 作者: 时间:2020-01-22 07:55:14 647
硅谷的「畸形美国梦」:连一级主管也要开「两小时飞机」上班!硅谷通勤的热区图。寥寥可数的几条高速公路主宰了几百万人每天焦虑的程度。

如果你还嫌房价太贵,下一个选择就是搬到东边的山脉之外。那里房价又便宜三成,大约只有重灾区的一半。这里只要有硅谷的高收入,你可以买一栋很新很大的好房子,有很好的学区,让你实现自己的美国梦。

至于通勤,很不幸,这里只有一条高速公路翻山越岭进入硅谷。这唯一的出入口从凌晨五点堵车到晚上九点,几乎不打烊,连周末假日也不例外。这里是房价的三级灾区,也是通勤的次灾区。通勤时间大约是3.5 ~ 4小时。

上面地图左边第三条残弱的半条红綫就是那条高速公路,它在南端加入硅谷的不幸与混乱。这是另一条几乎完全是住宅区的狭长谷地,进入硅谷之前必须翻过一道隘口。我那些不幸的超级通勤族同事们大多住这里。

不过不要忘了,儘管比重灾区便宜了一半,这里房价仍旧是加州平均房价的两倍。一般的蓝领阶级仍旧无法承受。

所以有人继续再往东逃,搬到房价的新天堂 Stockton(史塔克顿) 或加州首府 Sacramento(沙加缅度),这里房租是旧金山的四分之一,房价是三分之一,所以成为必须在硅谷工作,但收入较低的人汇集之地。

至于通勤 .. 这里已经打破全美国通勤纪录而达到六小时,这也就是硅谷极限通勤族的大本营。这个区域上面的交通热图已经无法显示,只能参考下面房价图最右边那一遍绿色的区域。绿色代表着房价的天堂,只不过距离硅谷的高收入天堂已经是 120 ~ 160 公里之遥。

硅谷的「畸形美国梦」:连一级主管也要开「两小时飞机」上班!硅房价灾区图。越往东房价越低,但通勤就越糟。凌晨2:15起床的极限通勤族

纽约时报报导过一位住在史塔克顿,凌晨 2:15 就得起床的硅谷极限通勤族。2:15可能是少数晚睡的人还没有上床的时刻。

故事的主角西拉是一位在旧金山上班的文职工作女性。她的年薪只有八万多,这在旧金山是很挣扎的收入,所以她必须撤退到距离旧金山一百多公里以外的 Stockton。她每天 2:15 起床準备午餐及料理家务,然后 4:00 开车出门到火车站,搭乘 4:20 的第一班往圣荷西的火车。因为工作地在旧金山,她必须在一小时后下车换搭 20 分钟车程的巴士转往捷运站起点,再搭乘一小时的捷运到旧金山,下车后再步行五分钟。从 4:00 出门到 7:00 打卡进入办公室是整整三个小时。这一路的交通工具包括开车,火车,公车,捷运和步行。西拉每天通勤的时间是六小时。而且这样的通勤方式一点也不便宜。她每个月的通勤开销大约是美金$620。

可想而知她每天回到家吃过晚饭马上就得睡觉,迎接下一个 2:15 起床的工作日。

(延伸阅读:是「庶民经济」还是「宿命经济」? 三个Uber「老」司机给了最现实的答案)

像她这样只能住得起硅谷外围120 公里以外的地方,但又必须在硅谷核心工作的蓝领阶级非常普遍。如果做的是朝九晚五的工作,至少工作时间固定,一天忍受六小时通勤,晚上还可以回家睡觉。可是如果做的是工时较长的服务业或排班式的交通业,就会造成通勤时间超过睡眠时间。所以硅谷就出现了週一到週五的临时车床族。

週一到週五的临时车床族

旧金山的 Uber 驾驶有20% 都是因为来自外地而睡在车上。为了要抢旧金山週一到週五尖峰时间的生意,他们週一早上三点就得起床,开三个小时的车子,在七点以前赶到旧金山金融区。晚上尖峰时间通常在八点才结束,如果赶回家睡觉,休息几个钟头马上又得起床,唯一的选择就是睡在车上。所以当 Uber 驾驶打开后行李箱的时候,你很可能会看到寝具。他们也许会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也请你千万不要表示惊讶。他们70% 的生命都在这辆车子里消耗掉。他们也有家和家人,却都遥不可及。这是硅谷蓝领的无奈。

在我的前一篇文章硅谷的车床族里提到过有一位 Google Bus 驾驶,工作时间是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她单趟的通勤时间是三小时,所以每天清晨必须四点出门,晚上要十点以后才能回到家。每天睡眠的时间只有四个半小时,但通勤时间却长达六小时。就这样她熬了5年,最后被迫买了一辆小型露营车,在Google旁边成为永久性的车床族。

当然从那一刻开始她也变成无家可归的人。在三小时车程以外的地方租一栋每天只能待几小时的房子似乎比无家可归更荒唐。

这种现象在大巴士驾驶员中非常普遍。这些人的收入不可能让他们负担得起住在硅谷核心及周边的城市,可是同样的工作硅谷的报酬却又比外面高三成。这是一种两难的选择。

去年开始硅谷有些城市陆续开放准许市府巴士驾驶晚上睡在公司停车场的自用车内,并且提供厕所及淋浴设备,让这些人成为週一到週五的车床族。

高阶主管的选项 : 週一到週五的旅馆族与週末豪宅

上面的例子都是出于无奈。可是我身边也有一些同事收入极高,但又不愿意放弃人生就这么一次住豪宅的机会,所以他们也选择做了週一到週五的旅馆族。

住在硅谷的高收入工程师都有一个共同的遗憾 : 我的收入在全美国是顶尖的 1%,可是为什么我的居住环境也不过如此而已?传说中这样的收入不是应该住好莱坞电影中那种湖边的豪宅吗 ? 其实这个梦想并不难达成,只是看你愿意在通勤上花多少代价。

硅谷的「畸形美国梦」:连一级主管也要开「两小时飞机」上班!公司外面有时停着员工的露营车,这不是渡假而是长期的生活方式。(图片来源 : 鲈鱼)

过去有一个同事是高阶主管。他住在三个半小时车程之外的湖边。那里住了不少硅谷的高阶主管,每一栋房子都是湖光山色的超级豪宅。同样的钱在硅谷核心只能买到不堪入目的老房子。这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如果他选择每日通勤,为了这栋豪宅所付出的代价是每天七小时在车上。那几乎是他人生三分之一的时间。

如果深爱家人,希望给他们全世界最好的居住环境,唯一的方式就是自己下地狱,让家人待在天堂里。我那位同事就是做了这样的伟大牺牲。他的通勤方式是週一早上三点多起床,八点到公司。週五下午三点离开公司,七点回到湖边的豪宅吃晚饭。因为身为高阶主管,观瞻非常重要,他的选项不多,中间这五天只能住在公司附近的廉价旅馆,每个月开销大约两千元。可是这样就可以成就让他的家人住世界级的豪宅,他自己也可以保有令人难以抗拒的高薪收入。当然他也必须放弃跟家人团聚及看着孩子成长的珍贵时刻。

几年前我的顶头上司选择在俄勒刚州森林里买一栋豪宅。每週一清早坐飞机到硅谷上班,週四晚上飞回去,週五在家上班。他在两端各有一辆车,而且在硅谷这一端放的还是一辆保时捷。记得他曾经给我看他家的照片,那种房子看了会让人起鸡皮疙瘩地怜悯自己居住的环境。而他的房价竟不到我的一半。

以硅谷高阶主管的收入,他在俄勒刚州可以过着令全世界人都羡慕的生活,只是週一到週四他必须学会过着极简式生活,住在 Airbnb 别人分租的一间房间里。那栋一千公里之外的森林豪宅在这几天跟他一点关係也没有。一个礼拜他有一半的时间是住在别人家里。这就是森林豪宅的意义。

另一位比较不必在乎视听的同事则是租 20 美金一晚的床位,跟七个陌生人分一间宿舍式的房间。

自己开飞机上班的一级主管

这个社区每一家都有停机坪,可以把飞机停在车库里。社区的街道很宽,所有的交通号誌都特别低,这样是为了让飞机可以从自家车库直接滑行到附近的小型飞机专用机场。从这里飞到硅谷大约五十分钟。所以他们单趟的通勤时间大约也是一个半小时。

另外也有一些企业的一级主管每天来回搭乘商业专用包机往返于硅谷和洛杉矶之间──这样的通勤时间大约也是单趟两小时。所以金钱和权力能够买到的通勤折扣也并不是非常高。

硅谷的「畸形美国梦」:连一级主管也要开「两小时飞机」上班!Cameron Park 可以停飞机的社区(图片来源 : Cameron Park Estates)三选二的无奈

自己拥有飞机毕竟是极少数的人才能享有的特权,其他所有生命被通勤绑架的硅谷人都面对了「三选二的无奈」。

如果你选择工作和通勤,那你就必须为房价付出极高的代价。如果选择房价和通勤,你就必须放弃高收入的梦。如果你选择工作和房价,那就得为通勤付出惨痛的代价。

可是最新进入硅谷的人似乎都不可避免地选择了工作和房价,而在通勤方面任由摆布。原因是工作和房价都是数字,很容易显现出落差。如果在硅谷核心看到一栋售价一百万而不忍卒睹的房子,同一天又在两小时车程之外看到同样价值的一栋房子,很少有人会为了通勤而有勇气再回头买那栋尽乎是废墟的房子。

硅谷的「畸形美国梦」:连一级主管也要开「两小时飞机」上班!尖峰时间高承载车道也跟着趁火打劫价钱水涨船高,短短几公里路有时要8块美金。(图片来源 : 鲈鱼)试探人类忍耐的底线

在硅谷只要房价继续涨,只要工作机会继续增加,通勤就会呈等比级数恶化。

每次我回到家看到山脚下的高速公路就像一条完全静止不动,上面漂满垃圾的河流,我很庆幸自己每天只需要花一个半小时在这种无奈与焦虑之中渡过。如果把这种焦虑扩大三或四倍,我很难想像硅谷的高薪对我是不是仍旧有意义──我有没有可能每天花四到六个小时握着方向盘虚耗人生?

硅谷的房价和通勤似乎都在试探人类忍耐的底线。有人以每天30美元的代价在别人的后院租帐篷过夜;有人一个礼拜四个晚上睡在驾驶坐上;有人放弃屋檐与墙壁,长期睡在露营车里;有人过着通勤时间比睡眠时间还要长的日子;有人每天凌晨2:15起床,花六个小时通勤...…大家换来的都只是基本的生存。

在硅谷通勤已经变成一种阶级与社会地位的表徵。如果有人告诉你他被迫成为硅谷的极限通勤族,那似乎表示他在硅谷是一个战败者,只能用虚耗生命来交换经济上的劣势。

后记

不论通勤有多惨烈,硅谷人最起码的法治标準庆幸还能维持。这几年交通局把很多已经够拥塞的高速公路强制分出一条线给电动车和高乘载专用,以至 5% 的人可以享用 25% 的路面。但是剩下 95% 的人没有人敢走路肩,也没有人敢盗用高乘载车道 ──违规下场是 $491 美元起跳的罚单。

所以大家都卡在车阵里慢慢等。

另外今年才通过法案,所有过桥费将从现行的五块涨到八块,多出来的经费是用来改善交通。这是公投的结果,表示大部分人愿意接受 60% 的涨幅,也显示一般民众对改善交通的迫切期望。

硅谷的「畸形美国梦」:连一级主管也要开「两小时飞机」上班!盗用高乘载车道的下场 : $491 的罚单会让你牢记终生。(图片来源 : 鲈鱼)

作者/鲈鱼

◎ 加入《下班经济学》粉丝团,给你更多财经资讯

◎ 订阅《下班经济学》YouTube频道,精彩节目不错过